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c.c. | 01-Jan-07 | 王子.故事 | (56 Reads)

假如說口頭承諾了王子的約會 倒不如說他們在同一晚已在夢中約定了王子化身成一位人類 一位晚再熟悉不過的人 

他 就是晚化成日的身份時的愛人 - L 

零六年三十一號晚上 是日和L一起走過三年零四個月他們在一起 從沒有現代流行的戀愛模式出現過 什麼激烈的大膽行為亦從沒出現在他們的世界 日間的日再平常不過 討厭爭吵 他們相敬相知 相愛 但 平淡 甚至有一點缺乏愛情 生活正常不過 有一班共同的朋友、同事 有一些共同的興趣 閒來做的事也正常不過 看戲、唱歌 和一般情侶一樣 
閑時相約友人在街亂逛 
日子一直相安無事的渡過 
直到兩年前日在夢中發現了另一個她 活在晚上的她 
當日與夜電波交替下 日 不再是L的天使 化身成晚 在L不知情下 日 其實是日 也是晚 兩個她 有L 也有另外一些他  

王子化成L在我夢中出現 顯然 王子是知道晚在日間的身份

他入了她的夢 像要她發現一些事情 完全入夢的晚非常沉醉於他為她安排的夢
 

來到晚上 L化成王子般 突然變得很吸引日 他們到處去玩樂 一同到了往常L絕不會到的地方 一些娛樂場所 她帶怹感受男歡女愛的荒唐但在夢中 L做了一件背叛日的事 他竟與共歡的女伴離去沒有望日一眼的 還狠心的去幹著那回事 最後剩下日 日卻沒有預期中悲痛在現實中她或者會去接受 因為她知道晚何不是如他一樣 背叛了他 
但在夢中日卻
反常的 她拒絕聽L任何解釋 日 決定與晚上的L分手 

醒來 日告訴L她發了那場夢 L亦一如平常 堅定的對日說

「就算那個他做什麼,都不會是我!」

這 是世間上所有女人渴望得到的承諾吧  來到零七年第一天的晚上 晚約定了王子見面 沒有時限是他們相識以來的規條她離開了L 一個人 等待王子的電話 她相信他必會守約

晚又開始幹著日間不會做的事情 她胡亂開了間卡拉OK房 一個人唱歌 

唱什麼也可以 唱到什麼時候也可以唱到王子不來也可以 她喜歡一個人去等 晚上九時三十分 王子來電了他說要十二時後 她反對 十二時後便過了零七年第一日 失卻了前晚的約定 她反對 時間改了十一時半 她沒有問王子打算到什麼地方 因為已經不用問已知道他的心 也知道他不能在街 與人類接觸   

時間到了 零晨十二時 剛好見面了 王子帶晚到了一處沒人的地方吃點東西

他像知道我唱歌時忘了吃只顧唱而餓透了 然後晚告訴王子 今晚開始
要到街上抽煙 她
已一整天沒有抽煙了 等到現在才拿起一根煙

對著王子... 但 慢著 她有看錯嗎 王子 應該不懂抽煙

為何他拿著和自己一樣的煙 我舉起左手的橙煙 看到他的一根煙

「又會這樣橋」 然後 手拖手 行了一條街 抽了相同的橙煙這橙煙 是晚在認識王子前開始秘密地抽的 甚少給人看見她抽這煙 而她在認識了王子後確定 他從來見過這牌子的煙

 那種心靈感應的感覺又出現了 晚實在太喜歡王子有這個能力了

 一時多 隨著王子帶領 到了一間酒店 「王子酒店」 門關上了 房內應有盡有 他們都不需要 他 只需要晚在身邊 分享他的需要感受他的寂寞 躺在床上 他 很溫暖 很熱的體溫 她又再次感受到那回在山頂之處的電波 她仍記得他無聲的請求 希望與她結合 今夜再次感受同一電波 在看不見流星的房裡 在以他命名的「王子酒店」裡結合似乎 避不過 且理所當然  為避免上次擁抱後她身體出現反常不適的情況再出現 他顯得非常溫柔 他 沒有了上次的生硬 晚想起他不能和人類接觸的事情 不敢追問 但更不敢配合他的需求 兩人躺在床上只擁抱著 誰也不敢再進一步 只緊緊的合上眼  再睜開眼已是一小時後 這一小時晚在他懷裡感應著他與自己別離後的每個晚上

伏在他臂膀 她合上眼 看見了平安夜的一晚 他與同類到了降落之地 
尋找「真愛」 記得那晚她
拒絕見王子 現在她看見那晚的情況

王子要告訴她 那晚發生的事情 ...

只見畫面中王子希望找來晚的替身 他努力嘗試認識其他女生 此時 一位化著濃妝的短髮女生 走近王子交談了一會 她應王子的要求 帶王子到了時鐘酒店 準備和他結合 ***女生發覺可疑極了 在歡場認識她的都是老手 為何眼前的人 不懂性她見身邊的王子只像躺著便能得到滿足 他 像不想碰她 沒有採任何行動 她發現他不停的在呻吟 體溫忽冷忽熱 熱得不能碰上 忽然她感到眼前這個剛識的男人 不是人 她嚇得馬上離開了酒店 而剩下來的他 卻開始出冷汗不停的打冷震 他們不能成功結合 他知道她不是他的真愛 他 不能接觸其他的女生 *** 醒了 晚感到一絲甜美 王子要告訴她 她 才是他的真愛
看著眼前的王子 感受到他的寂寞 他 來到地球 已不能再愛其他人了
她又能給與他什麼 只能在他身邊 在晚上無人的時分 和他短聚 給他溫暖她吻了他的臉 彼此都沒有異常排斥 王子便安心的入睡了 
那晚 王子並沒有對晚做出反感的行動  
他只安心的睡著 像証明著他只願和她這樣下去 看著他睡了兩小時 她卻一點睡意也沒有 他享受和著他睡的樣子 享受被他緊抱著的幸福 眼前的王子 令她想到L 他們都只能緊抱著一個人 而她卻有權同時擁抱二人甚至擁抱更多的人 她感到內疚對兩個他 同時內疚 卻無能為力的沉淪下去  

這便是晚和王子 在王子酒店 

二零零七年的第一個晚上 真愛的結合 

晚在日記上 一字一句地寫著這個奇異的故事...

二零零七年的第一個晚上 真愛的結合 並約定三星期後的一晚

 <                                                                <<待續>>